當前位置:首頁觀點正文

標志設計的四“不要”

http://www.qzlycj.com 2013年1月6日14:6 博納觀點

 
 一、商標標識不要用地理名稱
   
用地理名稱作商標標識,只能說明商品的產地,起不到使消費者辨認商品生產者的作用,而且容易造成產地的混淆。在國內市場上以地理名稱作為商標標識的為數很多,如黃河牌汽車、北京牌彩電等,但出口的商標標識最好不要使用地理名稱,因為許多國家的商標標識法都以地理名稱缺乏顯著特征和地理名稱屬大家共有,不應為某一生產者獨占為由而不予商標標識注冊。有的即便勉強注冊也要附帶許多限制條件,如青島牌啤酒、中華牌香煙等在外國注冊就遇到類似的情況。
二、商標標識所用外文不要有姓氏的含義
   
一些國家的商標標識法規定,用姓氏名稱作為商標標識必須征得本人同意。如本人死去不久,則要征得其法定代表機構或代理人的同意。我國有些商標標識所附英文恰巧就是外國人的姓氏名稱或有姓氏的含義。如紫羅蘭商標標識的英文“Violet”,“前進商標標識的英文“Forward”,“鉆石商標標識的英文“Diamond”,“天鵝商標標識的英文“Swan”分別與英國人的威奧萊特、福沃特、戴蒙德和斯伍森的姓氏音相同或相近,這樣的商標標識在國外注冊時都遇到了困難,有的根本不能注冊商標。
三、不要采用數字作為商標標識
   
以數字作為商標標識在許多國家認為其缺乏顯著特征,并且數字為全人類所共有而不應歸某一生產者所獨占,因而不給商標標識注冊。有些國家很忌諱個別數字,如西方國家認為“13”是個不幸、兇險的數字,任何場合都盡量避開它。有一些國家的法律規定數字可作為商標標識注冊,但以該商標標識已經廣泛使用或已出名成為名牌為條件。所以,為出口商品設計商標標識,最好不要采用數字作為題材。
四、商標標識的文字、圖形、顏色等不要有不好的含義
   
有的國家商標標識法根據本國的風俗作了一些特殊規定,或者在習慣上忌用。出口商品的品牌商標標識設計,應注意要和各地的社會文化傳統相適應,不要違背當地的風俗習慣和  各國的宗教信仰,特別是各地的忌諱。
   
如我國出口的白象牌電池在東南亞各地十分暢銷,因為白象是東南亞地區的吉祥之物,但在歐美市場上卻無人問津,因為白象的英文“White Elephant”意思為累贅無用令人生厭的東西,可見誰也不會喜歡;
   
我國的藍天牌牙膏出口到美國,其譯名“Blue Sky”則成了企業收不回來的債券,銷售無疑成了問題;
   
在中國一般將鹿看作是快樂、活潑、長壽的象征,但在巴西等地卻是同性戀的俗稱;
   
日本人把龜視為長壽的象征,而中國忌諱龜而把仙鶴、松柏喻為長壽;
   
在法國仙鶴則是蠢漢和淫婦的代名詞;孔雀在東方人心目中是美麗的,但是在法國是淫婦的別稱;
   
郁金香是荷蘭的國花,在士耳其是愛情的象征,但在法國人的眼里卻是無情無義之物;
   
斯里蘭卡、印度視大象為莊嚴的象征,在歐洲人的詞匯里大象則是笨拙的同義詞;
    
伊斯蘭教國家禁用豬及類似豬的圖案設計;
   
狗在北非視作不法;中國人引為自豪的熊貓,在東南亞、歐美等地廣受歡迎,視為憨態可掬,但伊斯蘭國家卻對它有厭惡之感;西方人忌諱用黑貓,認為黑貓是不祥之物;
    
由于各國存在這些特殊的禁忌,就要求我們在為出口商品設計品牌商標標識時,不能隨心所欲,應避其所忌。國際市場上的品牌商標標識設計要符合市場國當地的法律規范,也要符合國際慣例,以便于向有關部門申請商標標識注冊,取得商標標識專用權。品牌商標標識設計要顯示出企業或產品特色,品牌商標標識設計的獨特性可以使企業的品牌在成千上萬的品牌競爭中脫穎而出,易于吸引消費者的注意力。
   
品牌商標標識設計應向消費者暗示產品的效用或質量,如“Sprite”飲料初次出現在香港市場上時,根據港澳取吉利心理的常規,按其諧聲取名為事必利,實際銷售情況并不好,后改名為雪碧,給人以冰涼解渴的印象,產品也隨之為消費者接受。美國寶潔公司在中國銷售的洗發護發用品中,有一個品牌叫飄柔,意為頭發飄逸柔順,既能充分地顯示商品的特性和品質,又能給消費者留下美好的心理回味。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五月丁香综合缴情六月,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